返回

情迷山村地址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情迷山村地址

迎面来的是有名的上士唐万善,常班长认识;还有卫生员王均化,常班长不认识。矮个子,满面春风的上士也参军多年,跟常班长是老战友。常班长本想跟他说两句话,可只用右手大致地敬礼了一下,就走过去。原因:他不认识上士旁边的年轻人;对生人,不管是穿军衣的还是便衣的,他以为一过话就有走漏军事机密的可能!没走好远,他看见小司号员东张西望地跑着,好象不知往哪里去好!他喊了声:“小郜!”没走好远,他看见小司号员东张西望地跑着,好象不知往哪里去好!他喊了声:“小郜!”这也就难怪“尖刀第三连”的战士们常常夸口:“连长是猛虎,副连长是豹子,还顾虑什么呢?迎着枪弹走也没事儿,咱们会吓得枪弹拐了弯!”这也就难怪“尖刀第三连”的战士们常常夸口:“连长是猛虎,副连长是豹子,还顾虑什么呢?迎着枪弹走也没事儿,咱们会吓得枪弹拐了弯!”紧跟着的就是英雄营长贺重耘。他兴奋、紧张,可是都藏在心里,外面还是安稳从容,不快不慢地率队前进。只有红扑扑的脸透露出一些他心内的感情。经常挂在他的脸上的笑容不见了。紧跟着的就是英雄营长贺重耘。他兴奋、紧张,可是都藏在心里,外面还是安稳从容,不快不慢地率队前进。只有红扑扑的脸透露出一些他心内的感情。经常挂在他的脸上的笑容不见了。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敌人确是被我们打乱,到处乱跑乱躲。两个青年还没走几步,就遇到三个敌人。王均化喊了声:打!手榴弹就随着出去,打死两个,逃了一个。敌人确是被我们打乱,到处乱跑乱躲。两个青年还没走几步,就遇到三个敌人。王均化喊了声:打!手榴弹就随着出去,打死两个,逃了一个。只差几秒钟,二连的红旗也来到。二连三连在主峰上会师。黎连长,营参谋长,营长,全来到。只差几秒钟,二连的红旗也来到。二连三连在主峰上会师。黎连长,营参谋长,营长,全来到。俘虏史诺是个将近四十岁的连上士,头顶光光的。他的个子不高,可是肚子很大,走路有些吃力——所以他不肯逃跑,而藏在小洞里。他的鼻子不很高,鼻头上红红地发着光。一对灰蓝色的眼珠常常定住,露出点傻气。俘虏史诺是个将近四十岁的连上士,头顶光光的。他的个子不高,可是肚子很大,走路有些吃力——所以他不肯逃跑,而藏在小洞里。他的鼻子不很高,鼻头上红红地发着光。一对灰蓝色的眼珠常常定住,露出点傻气。

“把脚检查一下吧?上点药吧?”钮同志亲切地问。老班长不知如何是好了,愣了半天,很费力地说:“同志,你多么大了?”“把脚检查一下吧?上点药吧?”钮同志亲切地问。老班长不知如何是好了,愣了半天,很费力地说:“同志,你多么大了?”��.

二十七日,敌机继续轰炸——用自己的钢铁炸碎自己的钢铁,大军火商们的确作了好生意。并且,没有炸到我们一个人,只把许多敌人尸体炸得粉碎。二十七日,敌机继续轰炸——用自己的钢铁炸碎自己的钢铁,大军火商们的确作了好生意。并且,没有炸到我们一个人,只把许多敌人尸体炸得粉碎。这时候,谭明超真的要把命喊出来了,敌人的炮火是那么紧密,地堡已然象一只风中的小船,左右乱摆。他不能再倚墙坐着,省得摇动步行机——机器是在他怀里。炮震乱了音波,一会儿清楚,一会儿喑哑。他修理机器,他舍命地喊呼。他把嘴角喊破,流出血来。空炸,一会儿就炸断了天线。他冒着炮火出去,寻找木棍,寻找皮线,架起天线。一会儿,木根又被炸断。他不屈服,不丧气。看一眼英雄营长,他就来了力量;跟英雄在一处就必须克服困难。他渴,水已喝光,还渴!出去找皮线的时候,他看见地上扔着一个敌人遗弃的水壶。拾起来一看,水壶,那么小的一个东西,上面却有五个弹眼!“好家伙!仗打得真厉害!”他赶紧扔下它。这时候,谭明超真的要把命喊出来了,敌人的炮火是那么紧密,地堡已然象一只风中的小船,左右乱摆。他不能再倚墙坐着,省得摇动步行机——机器是在他怀里。炮震乱了音波,一会儿清楚,一会儿喑哑。他修理机器,他舍命地喊呼。他把嘴角喊破,流出血来。空炸,一会儿就炸断了天线。他冒着炮火出去,寻找木棍,寻找皮线,架起天线。一会儿,木根又被炸断。他不屈服,不丧气。看一眼英雄营长,他就来了力量;跟英雄在一处就必须克服困难。他渴,水已喝光,还渴!出去找皮线的时候,他看见地上扔着一个敌人遗弃的水壶。拾起来一看,水壶,那么小的一个东西,上面却有五个弹眼!“好家伙!仗打得真厉害!”他赶紧扔下它。柳班长看见了他,飞跑过来。他已俘掳了六个,消灭了十来个敌人。但是,那还不能解恨。敌人残害了成千成万的和平人民,单是龙岗里就有三千多尸体,多数是妇孺!一见指导员受伤,他的愤恨更深了!“指导员!”他叫了声,立刻蹲下去。“我给你包扎!”柳班长看见了他,飞跑过来。他已俘掳了六个,消灭了十来个敌人。但是,那还不能解恨。敌人残害了成千成万的和平人民,单是龙岗里就有三千多尸体,多数是妇孺!一见指导员受伤,他的愤恨更深了!“指导员!”他叫了声,立刻蹲下去。“我给你包扎!”班长又愣起来。“唉!”他叹了口气。“我的小妹妹要是还活着,今年大概有二十一二了,她属马……”班长又愣起来。“唉!”他叹了口气。“我的小妹妹要是还活着,今年大概有二十一二了,她属马……”乔团长得意地说:“他看我象,首长们不象!”“啊——!”邵政委拍了大腿一下,“我明白了!自从十月革命起,美国大资本家所控制的报纸、杂志、电影和广播,没有一天不作反共宣传,永远把共产党员形容成最野蛮可怕的人,所以这个家伙,看见咱们的师长那么和善,就怀疑起来。乔团长,他看你象党员,你的身量和眼睛教你占了便宜!不过,你还赶不上美国电影里的牧牛童,你并不伸手就打人,无缘无故就开枪!”乔团长得意地说:“他看我象,首长们不象!”“啊——!”邵政委拍了大腿一下,“我明白了!自从十月革命起,美国大资本家所控制的报纸、杂志、电影和广播,没有一天不作反共宣传,永远把共产党员形容成最野蛮可怕的人,所以这个家伙,看见咱们的师长那么和善,就怀疑起来。乔团长,他看你象党员,你的身量和眼睛教你占了便宜!不过,你还赶不上美国电影里的牧牛童,你并不伸手就打人,无缘无故就开枪!”他嫌那里的工作太清闲,可是又一想呢,去看看“孤胆大娘”也有点意思。这些日子只顾了打仗,几乎把她忘了。敌人夺不回“老秃山”,就不住地乱轰炸,乱开炮,虚张声势。他嫌那里的工作太清闲,可是又一想呢,去看看“孤胆大娘”也有点意思。这些日子只顾了打仗,几乎把她忘了。敌人夺不回“老秃山”,就不住地乱轰炸,乱开炮,虚张声势。闻季爽的脚上受伤,不肯退下去;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。他是团员,必须带头。桥修好,他去站岗,指挥交通,催促大家快走:“快走啊!快!别等炮火打来!”闻季爽的脚上受伤,不肯退下去;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。他是团员,必须带头。桥修好,他去站岗,指挥交通,催促大家快走:“快走啊!快!别等炮火打来!”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